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高洋为何虐杀兄弟?司马消难叛逃
高洋为何虐杀兄弟?司马消难叛逃

北齐国主高洋在北边修筑长城,在南边兴兵帮助萧庄,士兵战马因此死亡的共有几十万人。此外,他还动工修筑台阁宫殿,赏赐臣下也凭一时的高兴,毫无节度。这样一来,弄的内府仓库的积蓄都耗光了,于是就下令减少文武百官的俸禄,撤销对军人平常的供给,把官职予以合并,想用这种办法来节省费用。

此时,黄河南岸和北岸相继发生大规模蝗灾,高洋问崔季舒的哥哥,魏郡丞崔叔瓒道:“是什么原因招致了蝗灾?”

崔叔瓒老老实实地回答说:“《五行志》上说:土木工程不按时令兴建,就会导致蝗虫成灾。现在我国在外修筑长城,在内兴建三台,大概蝗灾就因为这个原因而发生的吧!”

高洋听了怒不可遏,还没有等他说完,就命令左右殴打崔叔瓒,拔他的头发,用粪汁浇他的头,然后拽着他的脚拖了出去。

高洋憎恶临漳令稽晔、舍人李文思,把他们赐给臣下当奴仆,中书侍郎郑颐私下设圈套陷害祠部尚书王昕。他有意对王昕说:“自古以来,没有朝廷士大夫当奴仆的。”

王昕没有防备,脱口说了一句:“商朝的箕子不就当了纣王的奴隶吗?”(箕子,商纣王的叔父,曾被贬为奴隶,后东渡朝鲜。)

郑颐马上把这句话拿去报告给高洋,对高洋说:“王元景把陛下比成纣王。”高洋自此对王昕怀恨在心。

过了不久,高洋与朝廷大臣们设宴畅饮,王昕借口有病没有去参加,高洋派骑兵去抓他,骑兵去了一看,王昕正坐在那儿晃着腿吟诗呢,于是把他抓来斩首于宫殿前,尸体被扔入漳河水。

北齐曾经有一个术士说:“亡高者黑衣。”所以高欢每次外出,都不愿意见到和尚。文宣帝高洋在晋阳的时候,问身边的人:“天下什么东西最黑?”身边的人回答说:“没有比漆更黑的了。”

高洋因为上党王高涣在兄弟中排行第七,七漆同音,就想除掉他。他派库直都督破六韩伯升去邺城征召高涣。高涣走到紫陌桥时,预料到此行凶多吉少,就杀了破六韩伯升逃脱了,坐船向南渡过黄河,逃到济州时,被人抓获,送到了邺城。

高洋还在当太原公的时候,与三弟永安王高浚一起去见高澄。高洋有时紧张得鼻涕都流出来,高浚就责备高洋身边的人说:“为什么不替我二哥擦鼻涕!”高洋因此深深地记恨他。

等到高洋登上皇帝位之后,高浚任青州刺史,他为人聪明,对下属又体谅宽恕,官吏百姓都喜欢他。

高浚因为高洋嗜酒如命,私下里对亲信说:“二哥因为嗜酒败坏了德行,朝廷里的大臣没有敢犯颜进谏的人,现在大敌当前,我很为此担忧,想坐驿车到邺城去当面进谏,不知道他能采纳我的意见不能?”

有人把这一番话秘密报告了高洋,高洋更加怀恨高浚了。

等高浚入朝朝拜,跟随高洋游玩东山,高洋赤身裸体纵酒为乐,高浚进谏说:“这样做不是当皇帝的人所适宜的!”高洋很不高兴。

高浚又在隐蔽处召见他们的姐夫杨愔,责备他不向皇帝进谏。高洋当时不愿意大臣和诸王有所交流接触,杨愔心里害怕,就把高浚召见自己的事奏闻高洋。高洋勃然大怒说:“这小子如此猖狂,我从来就难以忍受他!”于是停下酒宴,回皇宫去了。

高浚不久回到青州,又上书恳切地进谏,高洋下诏征召他。高浚害怕有杀身之祸,推托身体有病,没有应召。高洋派人乘驿马来收捕高浚,抓走高浚时,老幼哭着送他的人有几千人。

高浚到了邺城,与上党王高涣一起,都被关在铁笼里,放在北城的地牢里,饮食便溺,都在一个屋里。

一年后,高洋巡视到北城,到地牢去看望简平王高浚、上党王高涣,高洋站在地牢边放声唱歌,命令高浚等囚犯应和。高浚等人惶惶然,又恐怖又悲伤,不知不觉声音颤抖起来。高洋听着,不禁也悲伤起来,为之流泪,准备赦免他们。

长广王高湛(高欢第九子)平素与高浚有矛盾,见状进言说:“猛虎怎么能放出洞穴?”高洋听了脸一沉,默不作声。

高浚等人听了,就叫着高湛的小名说:“步落稽呀,皇天看到你今天的作为,必定不会宽恕你!”

高洋也因为高浚与高涣都有雄才大略,恐怕留下他们将来是个祸害,于是自己抽剑刺向高涣,又让壮士刘桃枝朝囚笼乱刺。刘桃枝的槊每次刺去,高浚、高涣就用手拽住折断了,同时呼天抢地地号哭着,悲声震彻远近。

于是随从们用点着的柴禾往里乱扔,把高浚、高涣活活烧死在地牢,再填上泥土石块。后来挖出来,皮肤头发都脱落光了,尸体的颜色烧得和木炭一样,远近的人们看到了,都为之痛哭愤恨不已。

高洋因为仪同三司刘郁捷动手杀了高浚,就把高浚的妃子陆氏赐给他,因为冯文洛杀了高涣,就把高涣的妃子李氏赐给他。刘郁捷、冯文洛这两个人都是皇帝家的旧家奴,不久又由于陆氏并不为高浚所宠爱,才饶恕了她,命令她离开刘家。

北豫州刺史司马消难看到文宣帝高洋越来越昏昧酷虐,害怕灾祸降临,便暗暗谋求自我保全的计策,他用心地安抚稳定自己的部下。司马消难娶的是高欢的女儿,两人感情不和,公主跑回宫在高洋那里说他不好。

上党王高涣逃跑时,邺城里一片纷乱惊扰,都怀疑他逃到豫州府治成皋去了。司马消难的堂弟司马子瑞担任尚书左丞,与御史中丞毕义云有嫌隙,毕义云派御史张子阶到北豫州收集传闻的证据,打探消息,他去了后,首先把司马消难的典签和家客监禁起来。

司马消难感到大祸临头,秘密地命令亲信裴藻假托私事请假,抄小路入关,向北周请降。

北周派出柱国达奚武、大将军杨忠率领骑兵五千人去迎接司马消难来降。他们从小路弛入北齐境内五百里,前后三次派遣使者与司马消难联络,都没有联络上。

到距离虎牢还有三十里的地方,达奚武怀疑情况有异变,想返回,杨忠却坚决地说:“我们只有前进赴死的责任,没有后退求生的道理!”于是独自带一千骑兵连夜赶到城下。

虎牢城四面极为高陡,犹如绝壁,只听得时不时城中传来一阵阵守夜者击柝的声音。达奚武原本打算走的,又亲自赶来,他看到整座城一点动静没有,便指挥几百骑兵退却西去,杨忠指挥剩下的骑兵原地不动,等司马消难打开了城门,便一骑当先进了城,这才派人骑快马去叫达奚武。

北齐镇守城池的伏敬远指挥甲士二千人据守东城,点燃烽火,严加警戒。达奚武感到害怕,不想保住城池,于是就大肆掳掠财物,让司马消难和他的部属先回去,杨忠带三千骑兵殿后。

军队抵达洛南,都解开马鞍躺下休息。北齐军队追了过来,到达洛北,杨忠对将士们说:“你们只管吃得饱饱的,现在我们处于必死之地,贼兵怕我们与之拼命,一定不敢渡河来追!”

后来,果然如杨忠所料,于是才慢慢地引领军队平安回来。达奚武不由感叹地说:“我达奚武自认是天下骁将,今天在杨忠面前算是服气了!”杨忠因攻升任柱国大将军,司马消难入关后,北周朝廷任命他为小司徒。

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岱山衢山支行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舟山市岱山县衢山镇人民路19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