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新闻抄袭历史
新闻抄袭历史

作者:宋燕 来源:《新闻抄袭历史》

将历史上已经上演过、而今天依然在不断播放的镜头聚集起来,以新闻记者的身份将历史镜头生动有趣的展现在世人的面前,会让读者觉得今天的日子原来曾在历史中不断重演,自己只是换一道面具。

“群体”是如何瓦解的

勒庞的《乌合之众》描述了他对于“群体”的恐惧,当人聚集成“群体”时,会产生摧毁性的力量,狂暴得无可抵挡,还特有理想,绝不计较私利。这种特征让勒庞在皮袍下瑟瑟发抖,不知道怎么才能和“群体”对抗。

他思索的这个问题在中国早就被解决了,并且有实战经验,并被记载在《战国策》里。秦昭王时候,因为秦国越来越强大,经常侵略周边国家,天下英雄都聚集到赵国准备集合成“群体”进行一项有理想的事业——合纵抗秦。眼看着“群体”的强大力量就要显现出来了,秦昭王也像勒庞一样瑟瑟发抖。这时范雎跳了出来说:“大王不必担心,我能让‘群体’立刻土崩瓦解。”

他先建立了一个模型来解释:“请大王看看大王的狗,现在睡着的都好好睡着,站着的都好好站着,走着的都好好走着,停着的都好好停着,彼此之间没有任何争斗。可是只要在它们之间丢下一块骨头,所有的狗都会立刻跑过来,呲牙咧嘴露出一副凶残相,互相争夺,乱咬乱叫。这是什么道理呢?因为所有的狗都起了争夺的意念。”

根据这个模型,秦昭王采取了措施,让范雎用车载着美女乐队,带着5000金子,到赵国的武安大摆宴席,然后把金子送给英雄们。第一批金子送完,又追加了5000,第二个5000还没送完,“群体”就瓦解了,英雄们像狗一样互相争夺起来,有理想的事业没开始就结束了。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范雎对抗“群体”的办法就是——让他们恢复成个体们。而做到这一点,只要一个“利”字就够了。

社会活动家苏秦就不明白这一点,结果酿成了悲剧。

苏秦是个有理想的人,他相信人们是可以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的。

在深入研究过形势之后,苏秦为齐楚燕韩赵魏六国制定了合纵抗秦的战略,这是那个时候唯一可以保存六国避免被强秦吞并的办法。他还成功地说服了六个国君采纳他的主张,走出了成立六国合作组织的第一步。个体集合成群体,力量是会呈几何倍数增长的,这一点,他很了解。但他不知道的是,一个“利”字轻轻扫一下,集体竟然可以那么轻易地恢复成个体。

六国合作组织生效15年后,秦国私下与齐、魏结盟,相约攻打赵国。因为有过一些新仇旧恨,并有眼前利益的吸引,两国轻易地答应了,从此合纵联盟解散;燕国国君去世,丧事期间国力减弱,相邻的齐国趁机就出兵夺了燕国10座城,共同体受到更大的重击。苏秦跑东跑西地拆补,费尽口舌,理想主义的理由在争取实利的现实面前毫无说服力,只能用更严密的利益计算来对付各国的利益计算,而这种做法虽然取得暂时的成功,却让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感受到面对更聪明人的恐慌,他们开始排斥他。

他终于死在表忠心给那些怀疑者看的过程中,在过了几年狼狈不堪的生活之后,现实无情地嘲笑了他,让他知道他的理想看似坚固宏大,却不堪一击,在各国自己的小算盘啪啪的响声中,“成为集体”像个笑话一样荒谬。

所以“群体”这种东西,真的没有多么厉害,各怀鬼胎的个体像一个个互有排异反应的细胞一样,稍微催化一下就能开始作用,只要你选对催化剂。

吹黑哨的下场

当裁判最需要什么?公正啊!吹黑哨这事,搁以前,那是要出人命的——皇上也不行。

想当年,就有个皇上吹黑哨,结果惨死,那就是春秋时鲁国的国君鲁昭公。

一年夏天,鲁国一年一度的斗鸡联赛开幕,两个斗鸡高手季平子和郈昭伯再度成为夺冠焦点。在短期无法提高比赛成绩的情况下,两方开始谋求使用违禁药品。

季家先在自家鸡翅膀上加了芥末,这样郈家无论多雄壮的斗鸡总是莫名其妙瞎了眼睛,连连失败。没多久郈家发现了这一秘密,心想出千谁不会啊,没有最赖只有更赖,于是在鸡爪上装上锋利的小铜钩,结果季家的鸡无一遗漏地被抓瞎了眼睛,以失败告终。

千王之王大赛进行到祭祀当天下午的总决赛,季家发现了郈家鸡爪上铜钩的秘密,大怒,派家丁和郈昭伯的马仔撕打起来。之后,郈昭伯向裁判鲁昭公投诉。

鲁昭公和季家本来就有仇——多年来鲁国政坛被叔、孟、季三家把持,百姓们只知有叔、孟、季,不知有鲁君,令鲁昭公很没面子。怀着私心的鲁裁判,在处理投诉的时候,吹了黑哨。

他带兵攻进季平子家,把季平子抓了起来。季平子愤怒地说:“你没有细查谁的过失,就做决断,太不公平。”然后要求流亡,没被答应;要求坐牢,也没被答应。鲁裁判非得要给他红牌不可。

僵持之下,愤怒的观众们上场了。叔孟两家带兵支援季家,声讨无良黑哨,杀掉了郈昭伯。鲁昭公只好逃亡到齐国,几次求助于齐国、晋国想回鲁国,都被叔、孟、季组成的政治格局粉碎了。

7年后,着名黑哨鲁昭公郁闷地客死他乡,得到消息的鲁国另立新君,但鲁国政治已彻底被叔、孟、季三家掌控,国君只能做观众了。

食神

要想抓住男人的心,首先抓住男人的胃。厨师界第一代掌门人、春秋时代的易牙就是利用这个定理,走了一条厨而优则仕的道路,给后世人提供了一条独辟蹊径的晋身之阶。

易牙是太监,对于味道有天生的敏感,把两江水倒在一个碗里,他能靠舌头分辨出多少来自淄江多少来自渑江。

不过可惜,他这般功夫也只能做做膳食科科长之类的角色,到头儿了混到后勤部部长,前途算不上远大。但幸运的是,他遇到了着名吃货齐桓公姜小白,成了御用厨师,每天给姜烹制各种美味,干的甚是卖力,大半夜的还煎炒烹炸十分隆重。一段时间后姜小白顿顿珍馐吃了个遍,生出了独孤求败之心,有一天就长叹道:“唉,啥都吃过了,就剩人肉没吃过了。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,过了几天,易牙端了一碗蒸肉给姜小白吃,姜一尝,果然不错,鲜嫩异常,就问:“这是什么肉啊?我怎么没吃过?”易牙低调地说:“这是臣下儿子的肉,您说您没吃过人肉,我特地把儿子杀了给您做一顿。”

姜小白此时扣喉吐也来不及了,转回头来想想——连亲生儿子都不如我重要,于是生出了重用此人的心。

当朝宰相管仲临终之前,向姜小白嘱托后事,其中提到:“易牙这个人连亲生儿子都敢杀,不是人啊!千万不可重用。”然后死去。但姜小白没放在心上,还是把易牙从厨师位置上提拔起来,委以重任。

从厨师界走上政坛的易牙不失厨师本色,到他的重要食客姜小白病重快死的时候,他马上做好准备迎接下一个客人。为了赶紧“翻台”,他和大内总管竖刁把患病的姜小白关在宫内,不许任何人探望,3天之后姜还没死,他们干脆把左右服侍的人统统赶走,在姜的寝宫周围筑起高墙,隔绝内外。着名吃货姜小白活活饿死在病榻上,死后苍蝇云集,尸体腐烂生蛆,直到蛆虫都排队爬出高墙外,大家才想到这位曾建立齐国霸业,主持诸侯会议的英雄已然死了。

姜小白死后,易牙拥立姜的儿子姜无亏为王,姜小白另一个宠臣拥立另一个公子姜潘为王,还有两个公子自立为王,一时间齐国内出现了四王并驭的景象。到第二年,来自宋国的维和部队带着又一位公子姜昭回来主持局面,才结束乱局,而齐国的霸主地位也从此失去了。

如您发现有部分资讯内容不显示,请直接复制链接选择浏览器打开,不要使用微信打开。

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岱山衢山支行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舟山市岱山县衢山镇人民路197号